1017 日 , 2021 22:03:59

在听《黑夜问白天》,很符合我悲壮的心情。

事情总算告一段落,往事的光圈,跑过去的昼夜,回想起来还是酸酸的。

我又想起那天说过的话:「接受生命是个悲剧的事实,接受不是所有事情都能被你掌控的事实,接受自己作为凡人的有限。然后在废墟上,寻找一点点花朵。」

不再是小孩子啦,好好做好自己的事吧。

天天开心,争取毕业。

 

 

1007 日 , 2021 21:04:09

2021年10月7日傍晚,我说了一个谎。

此时此刻,我想起了《追风筝的人》。

629 日 , 2021 16:05:29

昨日车祸,堵车。在一个老奶奶家的院子里停留。绣花鞋,半自动洗衣机,没有顾客的小卖部,从山上留下的水源。救护车来了,警车又走,撞瘪的大卡车没了玻璃,洒水车清理了一个生命来过的痕迹。我坐上车,看到了路边种下的花。

612 日 , 2021 1:00:10

想做就去做!把自己的想法一一付诸实践就好了,流什么眼泪呢。有这个时间,都已经尝试过,并已经投身于更重要的事情了呀。

608 日 , 2021 14:29:39

1 心态爆炸的时候就多躺躺,没有那么多一定和必须,放松,活法有很多种。

2 要想过的轻松又不至于那么不堪,就要工作的时候100percent专注。无聊的时候也不要漫无目的,看看书,弹弹琴。

3 吴某再一次启发了我,他们都没犯法,我不该推卸责任,是我自己的问题。所以以后,请学会勇敢的be myself。

522 日 , 2021 8:39:32

接受生命是个悲剧的事实,接受不是所有事情都能被你掌控的事实,接受自己作为凡人的有限。

然后在废墟上,寻找一点点花朵。

也许不是很绚烂,但你也会紧紧护住的。

507 日 , 2021 7:11:38

最后一次流放边疆了,离开家仍然有一些舍不得。

我又走了,好远。早晨没有外婆来送,路上没有外婆猝不及防让人开错路的电话。

回学校,然后安置好自己的四年。

416 日 , 2021 15:38:41

没有最优解,只能自己去选择。

没有最大的麦穗,选择了就不要后悔。

308 日 , 2021 17:41:34

昨晚失眠,今天精神状态很不对劲,早上做了瑜伽依旧硬邦邦的。DeepLearning阅读进度几乎为0,毕设写的也乱七八糟,出去一走就是一个小时。

强迫症一定要好好改改,我发现我依然很固执地想要把一个东西从头到尾学习一遍,这对于博士来说应该是蛮恐怖的。得过且过,不要all or nothing,学一步是一步,别焦虑。

102 日 , 2021 8:19:26
1106 日 , 2020 13:59:21

骨肉至亲,是会时时刻刻念着的。看到南昌icpc的比赛服,就想到沈阳,就想到你。

作为宇宙中的渺小,就这样,屈从于人间温暖吧。

1101 日 , 2020 22:38:47

和某人聊完突然意识到一件事情,那就是我自始至终都太卑微了。我总是在想自己是哪里出了错,会把事情搞成这个样子,但其实问题并不在我身上。这件事如此,许多事亦然。活到二十几岁了,还是不够舒展,自己想要什么、自己讨厌什么,且不说表达出来,至少要勇敢地相信自己的感觉。

1004 日 , 2020 20:22:22

老一辈的人总会说瞧那谁谁谁眼睛真大、皮肤真白、笑起来甜,只要有一个优点就足以称之美人,而现在的我们拿着照片放大至马赛克,说她这里那里还不够完美。
FLAG:少用美颜相机,少自拍,少用手机,多用拍立得。照片只要一张本味就足够。

909 日 , 2020 10:04:42

生命在终止,也在开始。
过去,当下,未来,未必都有其界限。

519 日 , 2020 12:37:24

人类的本质还是贪心的,我们总会觉得自己不够幸运,处处不顺心,却很少感激并很快忘记生活中的幸运。例如,我没有被插在沙发背后充电两天两夜并且爆掉了仍然插在那里的电蚊拍烧死,然后全剧终。

514 日 , 2020 23:48:28

分享有趣的记忆。
两年前的今天凌晨才睡,第二天困得和一头猪一样。下午在经信一楼上离散课的课间去专教打热水,意识混沌没有把出水口对准杯口把自己的手烫成了猪蹄。
那天晚上收到了zz的qq消息,从此开始了我们的尬聊生活。

427 日 , 2020 13:09:24

会有那么一些时刻,觉得自己是幸运的被爱着的人,也因此变的柔软,变的坚定。

426 日 , 2020 23:17:02

在保研群瞄到一句话:
“大学四年做出的选择,命运都在暗中标好了价格。”
TAT。

416 日 , 2020 11:15:16

祥林嫂最近过的很苦,课内课外的事情都一大堆。事情怎么数都做不完,一天48h也做不完。我也不知道为何身边人都很快乐,而我却有这么多这么多事情要做,每天几乎都要忍不住爆哭。
我去看了很多调整心态释放压力的相关文字/视频,于是决定从昨天开始,要放松,不要想着还有多少事情要做,一直在做就很好了,做不出来就放松放松过会继续。于是我中午给自己做了顿饭,代码写不出来的时候切切水果做了杯奶昔,但是傍晚直接被编译原理课&某选修课&DSD三棒子打晕。事情真的是做不完,晚上视频的时候也很暴怒,对zz发脾气,我忏悔。
好了,虽然今天DDL的文档和周六DDL的大作业祥林嫂还都没来及写,但是现在祥林嫂要人生第一次上手术台了。我好紧张,祝我好运。

317 日 , 2020 17:20:12

我一秒钟也不能听一个月之前的自己唱歌,听得我嗓子疼,我要每日练声,我至少要能唱连名带姓,谁再说我模仿本兮姐姐年代的翻唱比现在好听我跟谁急,没错,就是说的zz。

315 日 , 2020 23:51:01

我真的好丧好丧好丧好丧,我当年就应该去学文科。
不过像我这样没有意志力的废柴,学哪科能行呢。

217 日 , 2020 12:31:44

我有那么一点点的丧,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天天闷在家里少了许多daily小惊喜。
不过好像确实有一个心病困扰了我好久好久好久,我希望我能早日摆脱,不过真的有那么些许困难。
还有就是感觉自己幼稚max,还自以为很成熟了很久,脑子里装的东西还是过度理想化了。
最后,自己最近好懒惰好懒惰,这个样子下去哪怕让自己拥有这个寒假的安逸也是不可能的,我大概会陷入各种意义上的没人要的境地。

215 日 , 2020 21:52:12

月儿明 / 风儿轻 / 可是你在敲打我的窗棂。

可能我对淡淡的东西比较有好感,所以这句还是蛮戳我心的。

201 日 , 2020 2:59:18

我还是决定来这里说话,毕竟当时我说这个博客就是我所有小号的替代品,虽然成为zz的友链让我很没有安全感。
我在思考,是什么让我不再恋旧。
刚才和zz聊到对于〈纪念品〉的处理,照片啦聊天记录啦。
属于我们各自的一些回忆,我们都不约而同的保存了起来。
让我有些吃醋的一点在于,我说我可以都删掉,他说他不行。
我可以理解,毕竟当时存下这些东西的我一定也是以同样的心态。
刚才去翻了一些旧相册,蛮多聊天记录让我感动的眼泪汪汪。好像也没有变成一只完全的冷血动物呢。
但是就很奇怪,初中毕业的时候我整日伤春悲秋,高中毕业时候的我却写下“内心毫无波澜,如果这是成长,该多矛盾啊”,大学毕业的时候我连毕业照可能都不是很想拍,因为我讨厌的人比我喜欢的人还多。
是大家都冷漠了。新年没有祝福,平日没有联系。脸上堆着虚假的笑容,背地里把你骂的一无是处。这种情绪好像蔓延到了我的所有社交,对于任何人我都没有眷恋,没有热情。
生活真的是越来越没有意思了,我也越来越不像自己了。